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飞扬的博客

 
 
 

日志

 
 
 
 

异想·徐克 独行华语电影的神怪体系  

2013-10-12 14:15: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异想·徐克 独行华语电影的神怪体系

2013.10.09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0条 异想·徐克 独行华语电影的神怪体系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0]

《神都龙王》最精彩的部分在于结尾的那十几幅手稿,那里有徐克让人赞叹的怪物世界,可惜的是,绝大多数看过电影的人并没有看到这些画面,电影院的灯亮得太早,我们的步伐太匆忙。把徐克的神怪世界单独拿出来说,是源于在这个想象力愈加贫乏的世界我们对那些天马行空的怀念与敬重,无论是设计的精巧度还是体系的完整度都让人惊叹。

采写_本刊记者 刘倩 张燕

 

b

意义

为什么徐克的世界值得敬重?

文_阿木

 不争气的技术与理念

众所周知的是,华语电影在技术水平上的表现力,相比同期的好莱坞有着相当大的距离,如七十年代时邵氏制作的《猩猩王》等虽然取经好莱坞,但山寨之味很明显。而当时深受好莱坞的《星球大战》的震撼的徐克并不甘于新艺城的喜剧或动作,携手嘉禾改编还珠楼楼主的奇幻小说《蜀山剑侠传》,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看了特技片《星球大战》,人家有飞船、死光枪,空间拓展得这么大,我们又怎样看自己的特技呢?这是我拍《蜀山》最大的动机。”

而九十年代后期以来的好莱坞在技术方面的表现力更是日新月异,《阿凡达》在全球豪取票房约27.8亿美元,并带动了3D电影潮。徐克便紧随着这时代的潮流,为较为传统的武侠片带来新技术新元素新的探索。《龙门飞甲》是一次旧瓶装新酒的“续集”,但因为3D的使用焕发出新世代的意味,而《狄仁杰之神都龙王》继续进行3D制作,包括被视为富有技术难度的水下3D制作。如果将今年年初的《西游·降魔篇》与这部《狄仁杰之神都龙王》的相关3D镜头对比的话,可以更明显看出徐克在3D方面的技术水准已经远胜于一般的华语电影人。

 该惭愧的华语电影想象力

神魔鬼怪、虚空混沌,在华语电影圈来说,恐怕他是唯一一个一直沉浸在幻想世界里的导演,从头说起,《蝶变》里的装甲人,《地狱无门》里的食人村,《新蜀山剑侠》与《蜀山传》里的仙侠与神怪世界……《神都龙王》里的蝙蝠岛等等,这是个有序而丝毫不杂乱的世界,每一个物种几乎都能联系上这个社会,从这点来说,无论其神怪的想象力还是影射含义都甩开华语大多数导演几十条街,我们看看今年的华语导演都在干什么,怀念青春?还是旧词新弹?应该说,华语电影圈的想象力已经贫瘠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步,这个时间的《神都龙王》出现,且不论质量如何,都起着一定意义的作用,这足以让人振奋。

 该建立的华语类型片体系

徐克的创作,特别是在类型片、技术性上,又在不断的影响着香港电影及内地电影的发展、变化。当年徐克主导的“电影工作室”被赞誉为“香港电影的宝芝林”,因为一方面是以新的技术为传统的类型片推陈出新引入视觉新技术,或者将海外流行的类型片嫁接到华语片上(如《新蜀山剑侠》的奇幻片,《狄仁杰之神都龙王》的怪兽片),力求以地道主流片的手法培植起来而能在本土落地生根,甚至是不太受欢迎的《女人不坏》,也可以看出徐克试图将好莱坞的小妞电影与国产城市电影相嫁接的痕迹,而像《龙门飞甲》、《神都龙王》等影片的3D探索,则将会不断地推动着华语片的发展。

从七十年代末的佳艺武侠剧《金刀情侠》到如今的这部《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三十多年的影视生涯里徐克几乎是以类型片,特别是武侠动作片为主,但做到了不断融入新的类型元素或者技术,使得其作品不断散发出活力与生命力,不仅是成为了华语电影里的技术性先锋者,也有形无形地带动着、影响着后来者。

时空·徐克的异想地图

物种·神怪世界之分类

c_2

《倩女幽魂》中的小镇上的百姓、《刀》中裸露肌肉厮杀以及路人事不关己的群像、《地狱无门》中的食人村村民、《黑侠》中的冷血杀手部队、《青蛇》中争斗的百姓

定义: 牛,是徐克电影中比较暧昧的一个隐喻,脱离特征显著的个体,是麻木、冷血、无意识、随盲流的人群象征。在牛的领域中,没有主见、缺乏思想,没有特定的称号却又确确实实存在。

社会影射: 就像是鲁迅笔下的“中国人”,最大特征就是人云亦云,也是目前中国社会中大部分人的生存状态。

解读:

先从徐克带有实验性质的武侠片《刀》来看,当中的人物穿着打扮有些诡异,粗布黑衫,粗头乱服,牛的隐喻在于和尚行侠仗义换来的却是路人冷漠麻木的眼神以及最后死于非命的下场,而打斗中群像的厮杀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群困锁笼中的凶恶野兽在相互撕咬,有太多的事件中人呈现出无意识的机械化杀人厮杀状态。

《倩女幽魂》里的小镇百姓深知镇上的“鬼事”,在书生宁采臣经过镇子要上山时,却没有一个镇子里的人开诚布公和他透露信息,只是用各种指指点点的异样眼神看笑话般等待书生上山的结果,同样的映射还出现在《地狱无门》的食人村村民中,村里的治安有保安队长来负责,队长依仗权势横行霸道,村民虽有愤怒,却不敢声张,更有村民用贪婪的眼神看着手里捧着的一颗赤裸裸的心脏的镜头。如果把食人村看作一个大社会,那么村民之间的蔑视和相互残杀,则是徐克对赤裸裸的人世间麻木冷漠、尔虞我诈的讽刺。

就连在徐克监制的电影《黑侠》中,由被切除中枢大脑神经的机械式冷血杀手组成的701部队,都大大彰显了徐克的“牛性镜像”,这类杀手不懂得疼痛,麻木到底。在徐克的神怪世界中,牛这一显象,并不是常常出现在每一部片子中,一旦出现,则会像上述的几部一样,很有存在感,并贯穿影片始终。

c_5

《倩女幽魂》的小倩、《倩女幽魂:道道道》的小卓,动画片《小倩》中的小倩,《花月假期》中的鬼魂江

定义: 鬼,在徐克的镜头下明显区别于人和妖怪,徐克制造的鬼不一定是鬼的抽象或恐怖形象,但生活空间一定区别于人间,底层、草根、善良、多情又掌控不了自己的命运,是徐克钟爱赋予“鬼”的特质,也常常用来映衬人性。鬼通常都会和人类产生一段人鬼恋。

社会影射: 底层的草根人物,无权利的小人物,社会变革洪流中的牺牲品。

解读

《倩女幽魂》三部曲无疑是徐克被津津乐道的经典之一,最深得人心的是第一部中王祖贤饰演的白衣飘飘小倩,赢得了无数人的芳心。徐克创造的鬼形象屈指可数,小倩这一冤魂在他的塑造下,外貌特征和美貌如花的女子并无区别,只是显得更缥缈更柔弱,虽然有鬼所具有的超能力,却并没给人带来任何不适感。她生前的身世是社会底层和草根,死后变做鬼依然生活在下层受“姐妹”欺负,书生宁采臣走进她的生活,要帮她投胎转世,也是历尽周折,彼此间的人鬼恋也不得不面临最终要烟消云散的事实。在《倩女幽魂:道道道》中,第一集的女鬼小倩变成了女鬼小卓,仍由王祖贤出演,其鬼形象比第一集中稍显妖艳,但底层、草根、善良的本质并无改变。

在动画版的《小倩》中,其情节与人物已距离原作甚远,几乎变成了“倩女幽魂”故事的“大话版”,阴森恐怖成了幽默诙谐,轻松调侃取代了刻骨铭心,小倩这一女鬼形象也变Q了许多,但整体上的故事和人物走向都没有发生改变,即使是严肃不足活泼有余的动画片中,徐克也没有把女鬼形象的草根性和无力感削弱。

《花月佳期》中的鬼形象由男性担当,用现在的话说这个男鬼就是一个屌丝,相比《倩女幽魂》,《花月假期》的喜剧效果更多,屌丝男莫名其妙地成了男鬼,又急中生智地想出办法在阴阳之间来回穿越,想回回不去,想结束又结束不掉的最终结局却让人笑中带泪。徐克正是借助鬼这种让人感叹命运不公的形象,完成了他对草根的关注。

c_3

《青蛇》中的青蛇白蛇、《倩女幽魂》系列树精姥姥及铁甲蜈蚣、《蜀山传》幽泉血魔、《妖兽都市》人类变异怪物、《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之“龙王”和水怪鳖皇。

定义: 在徐克的神怪世界表达中能够和蛇对上号的,通常都是极具欲望和明确目标的人物,在这个前提下,不择手段或是奋不顾身去实现欲望往往是他们的生存主题,而他们的下场常常以失落或被毁灭告终。

社会影射: 追求自我和利益并取得一定成就的社会精英。

解读:

徐克的蛇类人物里,最具代表性的非青蛇莫属。青蛇一心想体会人世间的真情究竟为何物,却不知她要了解的人间已然不再纯粹。从《青蛇》的开头就能看出,毫无章法的舞蹈、妖红的烟瘴,仿佛预示着现实中妖氛的猖獗。牛头马面的鬼怪面目在画面中展现,又仿佛暗示着人类在欲海中浮沉,不知自己究竟身为何物。只是青蛇,虽不为人,却非常知道自己在找寻什么,并奋不顾身地去追寻,哪怕是当白蛇的小三,受道德上的谴责也在所不惜。而过于追求自我意识地青蛇走了一条和白蛇截然不同的道路:追求肉体快乐,对道德法则不感冒,不惜负义以逞,世俗的宴乐对她有无比的吸引力,最终却仍与迷惘告终。

本领超强和出色,是徐克赋予蛇类角色的功力。《倩女幽魂》系列里的树精姥姥和铁甲蜈蚣虽然都是绝对反派,其目的明显的修炼目标也完全符合欲望类人物,他们有一套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虽为反派但徐克保持了对这类人物追求欲望的中立观望态度,只是他们的宿命都是昙花一现。《蜀山传》中的幽泉血魔是一个虚幻的骷髅头形象,其破坏能力也是充满了直冲目标的执行能力,不达目的不罢休,甚至能够达到距成功只有一步之遥。

在他的最新作品《狄仁杰之神都龙王》里,那个前所未有的水怪也充分彰显了精英般的巨大摧毁能力,而大家以为的那个龙王显身,虽然真身是茶坊的少东主,也是有才的精英,在明确目标之下都有了各自的结局。

c_4

《青蛇》法海、《新蜀山剑侠》丁引、《蜀山传》白眉毛真人及孤月大师

定义: “神”在徐克的电影里,常具有一定的权威性和震慑力,有时候神化的物象是在表达追求和平和造福天下的化身,有时候神化则常常和政治、制度某种关联。这里的“神”区别于“鬼”,鬼往往是牺牲品,而神,则大多数时候会成为具有讽刺意味的载体。

社会影射: 政治官场或者所谓上层建筑中勾心斗角的人们。

解读

很好理解,神有着引领大局、普度众生的任务,他们通常是自信的,但有时候并不完全的自知。《青蛇》中的法海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法海在分不清是人是鬼 的群魔乱舞中登场,俯视着众生颠倒,悲悯地轻声低呼:“人。”且法海一上场便显露出执法者的身份,随着剧情的发展,他和青蛇的纠葛也显示出了妖性的一面,但既然身为神,勾心斗角力求自保的心态让他成为了一种虚伪的讽刺。

《蜀山传》中的峨眉派掌门人白毛真人和昆仑派掌门人孤月大师,和《青蛇》中的法海有异曲同工之效,在武林争霸的混乱局面中,因为预知到天下局势可能会有的变动和发展,纷纷交待好身后事,有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胸怀,却也暗藏着退路。比如孤月大师告诉徒弟师传兵器能够帮助他找到可能死去重生的自己,这种种指点江山却也显得落伍,未来的世界无法预知,武林世界中追求的登峰造极、修炼成神或许是永无止境的一种折磨,或许永远没有那一天,牛鬼蛇神,最终都将化为大环境中的一缕青烟。

c_6

渊源·怪力乱神,飞回现世

《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得力于3D技术的使用,进一步将徐克神怪世界研发出来,本片中的所谓神龙,接近于周处除三害传说中的蛟,显然徐克又参考了好莱坞电影里的异形怪兽。从前作的《通天帝国》推理片到怪兽片,徐克又是强行扭转类型,正如当年《笑傲江湖》三部曲的衍变,许冠杰版还是新派武侠,而李连杰版便是江湖变奏曲,林青霞饰演的东方不败更是闪烁着璀璨的魅惑的跨性别色彩,再到《风云再起》更是以现代性来来冲破类型,又以夸饰到极点的浪漫狂想把江湖提升为海上庙堂。只要有可能,徐克就会在特技、政治、性别和古今之间来回穿梭,以象征和隐喻的手法来阐释他的神怪世界,然而无论有多怪力乱神,总能飞回到现世,不过不曾安稳岁月也难以静好,解读《神都龙王》的关键点便是匍匐在地的文武大臣,中蛊之后脑袋里全是虫,只有等待太监灌水后的尿来解救。

徐克神怪世界的起源,来自于他的童年,出生于乱世越南,这个时期的他喜欢小人书、流行读物、想到画家和观察世界。到十五岁才来到香港,然后再到美国德州学电影,中国的古老和美国的年轻都让他感触良深。不仅品尝到漂泊,更在动荡中回味古今中外与自我之间的关系,徐克最好怪力乱神,从吴承恩到还珠楼主、金庸梁羽生无缝对接,风靡一时的粤语长片和邵氏大片,特别是夸张到飞起的曹达华和典雅诙谐的李翰祥等人,而黑泽明和新好莱坞电影人对他都具有重大影响。徐克在小时候曾经想做画家、魔术师和建筑师,到最后才发现原来那些都是为拍电影做准备,也许知道这些有助于理解他为什么总是剑走偏锋,而且能够总是另辟蹊径,究其原因在于准备期充分,而后来又有足够的童心和好奇心,所谓初心不改。1970年代末,身为愤怒青年的徐克回到香港,通过混乱而别出心裁的“愤怒三部曲”来进入电影圈。《蝶变》将小小蝴蝶的变形记,而《地狱无门》则是人心沦丧,再往后《蜀山》《倩女幽魂》等异想世界都是对此的放大。

善于在技术层面创新的徐克,故事多以新瓶装旧酒来破坏性创新,激发他灵感的依然是古代中国、现实社会和海外电影。非常明显,徐克在异想玄幻的神怪世界里最为浩荡,也最能将三大灵感汇集为一体。在面相上看,徐克最像猴子,对于不民主的权威和不自由的建制、不平等的架构都很反感,《西游记》可以说是榫卯正对之选。徐克曾经在不同书籍和访问中,一再表示希望将《西游记》搬上大银幕,可惜等待黄霑都去世九年依然无消息,周星驰、刘镇伟、张纪中、黄渤、甄子丹等人都搞了一轮又一轮了。《龙门飞甲》和《神都龙王》的高企票房,证明了内地观众对徐克3D电影的热烈欢迎,也许《西游记》有希望了。当然,《西游记》原著并非游戏之作,徐克不能再像《神都龙王》一样过度追逐特效,事实上《西游记》有着太多中国文化的秘密。

(文_云飞扬)

c_7

南都娱乐周刊×徐克

狄仁杰的世界里必须有未知因素

南都娱乐周刊:为什么想做一个有“龙王”的狄仁杰故事?

徐克:我做过一个剧本,二圣临朝的时候,武则天做了一个向高丽开战的故事,我就开始设想故事发展的可能性,建立一个海战的故事,这些都放在狄仁杰的世界里。我觉得狄仁杰应该放到“国际”上去,让他在国际的水战中,破解一个奇案,应该会是很有趣的事情,以水军出海遇上奇怪现象作为一个奇案的开头,而能把这么多战船同时弄成这样,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水里有龙王。所以这个龙王的奇案就发生在洛阳城里去,武则天开战、出兵,遇上这不利的现象,影响到她在众臣面前的形象。无论是不是迷信,她当时要做的事情都遇到了一些挑战。所以武则天也很着急,这恰恰是狄仁杰出现最好的时候,因为他的出现让武则天觉得他是个可用的人才,往后发展下去,武则天对狄仁杰又是想重用又得担心他的关系,没完没了的。整个故事牵扯到一个状况是大唐跟一个国家打起来后,所谓的战争会引起很多的其他国家的利益和损失的关系,会造成戏里的反派利用这个机会来做事,那海里的龙王是怎样的呢?就留到电影里去看。

南都娱乐周刊:从“龙王”到电影结尾的那些场景图,是否意味着你个人对神怪世界特别感兴趣?

徐克:我觉得一个聪明的神探,必须具备一个很拍案惊奇的案情、一个奇案。我以前听到一些很吸引人的奇案,它都有一个很奇妙的故事让我好奇,开场会让你觉得“世界上有这回事吗”,然后他能够在故事里面回应我的好奇,好与坏就在故事中。所以我觉得设计狄仁杰的系列也好,剧本也好,最难的一步就是让你吸引我之后,给我一个回应是我觉得满意的。特别是狄仁杰的故事,因为狄仁杰在我们的历史里面是有这个人的,在我们的文化里面,虽然他没做过神探,可是我们把他当成神探了,观众看到他所处理的事件跟别的事件不一样,所以设计出很特别很特殊的事件。这些案情都要超出我们的意料,可是超出意料的想法,要归纳到一个我们平常会接受的逻辑上,这种情况之下,就变成我们每一次给狄仁杰带来任务都是带有很挑战的,比如这次我们讲的是龙王的奇案,那世界上有龙王吗?我觉得这一点上就是我们电影里面的案情要追查出来的真相。一般案情都会有一个很寻常的逻辑让我们接受,比如说突然有一个很厉害的人,他会呼风唤雨,然后我们常常在故事里面说,原来呼风唤雨是假的,原来他是骗人的。可是我觉得在狄仁杰的神探的世界里,这并非是我们意料不到的事情。

南都娱乐周刊:这样不怕把悬疑故事做成了玄幻走向?

徐克:其实我并没有想做玄幻的类型,我觉得我们的逻辑常常给我们一种解释,但奇案包含着大自然里很多看不出来的一些未知因素,类似一些在世界某个角落出现过的人物,比如说我们有些人潜水很厉害的,他可以在水下憋气很长时间,如果按正常的逻辑解释是不可能的,可是他确实能做到。所以我觉得狄仁杰世界里面必须带有这种成分,让狄仁杰的世界更让我们觉得除了逻辑之外,还有一些现实里面也许我们想知道好奇的地方,但我还是从可以用科学理据去解释。

南都娱乐周刊:那你本身是不是对神怪玄幻世界感兴趣,感觉你从《地狱无门》开始就有这方面的东西?

徐克:我是一直很小心地踩界在创作,并不是要把我的电影变成玄幻类型的电影。

小结

《神都龙王》给观众最大的惊喜莫过于结尾眼花缭乱的系列概念图,徐克解释说这些插画不过是在剧本创作阶段讨论的一些画面,插画师信笔将其画了下来,如九鼎褚珠、杀人凤凰等明显带有上古传说色彩,显然它们便是那个影响徐克致深的庞大神怪世界,有如今的技术、资金、市场等环节的多重支持,可以想见在未来,徐克的“狄仁杰”品牌会沿着他的神怪道路走下去,这或许是在弥补他多年来未能将《西游记》搬上银幕的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