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飞扬的博客

 
 
 

日志

 
 
 
 

《特殊身份》:港人身份认同含混的电影投射   

2013-10-21 00:46: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近代的特殊历史进程使得原本是岭南文化中微不足道的一个点的香港成为一个独特的文化存在,当初吴浊流称台湾为亚细亚孤儿,但实际上香港独特的经历使得它更像是文化孤儿。而自从回归之后一度高涨的民族热情被现实的经济疲惫瓦解之后,港人更进入一种不东不西的迷茫。香港人对自身的定位是相当模糊或者说没有自我认同感的,这使得他们的价值观也在中西之间依违不定。他们有时候很傲娇,比如限制购买奶粉之类的事情,但有时候却又很脆弱,既无法获得西方人的真正认同,又总觉得自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东方人。

港人的这种价值迷茫在电影中有着明显的投射,一直以来所深受公众欢迎的警匪片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其反应之一。在香港警匪电影中,卧底是一个很常见的角色元兼行动元,几乎每部此类题材的影片都少不了卧底,如《无间道》、《卧虎》等更是卧底与反卧底的较量。而这其中很多时候卧底人自身的身份迷茫更成为一个焦点,他们在警察与黑社会之间都缺乏认同感,一如香港在国际社会中的尴尬地位。

由霍耀良执导,甄子丹、景甜、张涵予等主演的《特殊身份》是一出标准的香港警匪故事片,而在观影时可能大多数的观众都冲着影片中震撼的打斗场面而来。凭心而论,这是香港动作片中近来少有的刚烈之作,影片最后长达二十多分钟的追逐打斗镜头让大家过足了惊险刺激的瘾,而且飞车追逐的设计也别出心意。然而,就影片所反应的文化价值来说,它与之前警匪片的文化取向是相对不一致。《特殊身份》竟然在带有反讽的搞笑-动作杂糅类型片之中带出港人对自身存在的含混与怀疑,“谁是我”的迷思追问算是多少有些意思,尤其是表现在各个角色神经质般的自我悖反的挑战,这与当前的香港各界人士的政治面貌与追求很有共鸣之感。

作为警方的资深卧底,陈子龙(甄子丹)并没有像以往影片中的卧底那样纠结于自己到底是警察还是黑社会,但这种卧底戏码的反复上演显然是一种无意识的文化心理。从电影的角度讲它是正义与邪恶的双重戏份在同一角色上的融合,即使以正义获胜的方式结尾也同样寓示了个体身上其实本身即已经蕴含二者的元素,或者说所谓警察正义与黑社会的江湖义气之间在某种程度上只是位置的差异。而从文化心态上说,它是港人文化身份认同的折射,即在中西之间不断转换着自身的身份戏码。

《特殊身份》中陈子龙对自身的处境的认同感相对来说要增强不少,这其中作为搭档的方静(景甜)一直在暗线与自己遥想呼应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当然,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看作是对大陆警察正义模式的某种顺从,影片已经开始习惯大陆式警察的处理方式。然而,其中江湖层面的暴力与道义仍然在传统香港电影文化层面进行,这其中则仍然暗示了香港独特的文化心理。1994年前后,香港在全球格局里完全确立东方之珠的定位,如今的经济形势却不再有当年的地位,而文化价值观的输出也在内地野蛮生产的GDP衬托之下有些恍惚。

或许从影片的名字上我们同样可以解读出以上信息,所谓《特殊身份》,从影片本身来说自然暗示了陈子龙独特的卧底身份。但是从文化的角度上来看,我们又可以说这是港人对自身身份认同的含混,他们不断游移的文化心态决定了自身的特殊身份。作为自由港居民,如何确立起足够强大且自洽的现代公民的犹疑,确然是很大的难题,众所周知香港是中国特别行政区,拥有与内地不一样的制度架构,身份和价值观的自我体认始终是难题。
  评论这张
 
阅读(28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