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飞扬的博客

 
 
 

日志

 
 
 
 

《长恨歌》:一个人的上海  

2014-01-19 00:55: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看《长恨歌》之前,我有一个朋友告诉我,据说这部电影看到胃出血,自然是很怅惘的意思。回到电影本身,关锦鹏导演要的就是这效果,然而能使人有胃出血的极度挫败感,却很是出乎我的意料。我答应她,看完之后再说,结果看完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处于一种失语的状态。无花无酒无上海,那么长恨歌怎么喟叹得出?再去看第二遍,知道这无花无酒无上海的意味何在。过去的上海再也寻找不到,上海隐身,但是郑秀文扮演的王琦瑶,却是一个又一个特写。   

《长恨歌》来自于当代海派小说家王安忆,“一个女人四十年的情与爱,被一枝细腻而绚烂的笔写得哀婉动人,跌宕起伏”,可以说是新时期以来的文学精品,而《长恨歌》这三个字,众所周知出自唐代诗人白居易,他本是形容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离奇浪漫故事。王琦瑶与上海,互相辉映,在浮沉中挣扎出奇异的神采。关锦鹏导演的改编,在我看我欲赋新词强说愁,虽然愁得一览无余,但是人物性格过于扁平,王琦瑶和四个男人都无法摆脱一堆土豆的嫌疑,命运挽留不得,向往流于形式。而过度简化的故事背景,以字幕替代风起云涌,电影给人以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感觉,“在自己的城市看不见城市/然而在错误的年代/却总碰到自以为对的人”在其中尤其明显,而其他字幕或空泛或无助于电影,本片对于字幕解说和旁白的使用远没有王家卫来得熟练和神奇。   

上海,是中国进入近代以来最著名的城市,革命和政治的巨大辐射、时尚和繁华的浩大影响,风气之先对于上海是再自然不过的义务。王家卫喜欢拿上海说事,因为上海是他的根,上海赐予了她所有的叙事和情感上的原力,往往不正面出现,却得来纯粹。而关锦鹏喜欢正面强攻,《阮玲玉》的成功给他以极大的信心,将王安忆的故事搬演为他自己的故事,王琦瑶即刻成为别一样欲望的代表,导演从摄影师程先生的视角来看王小姐的一生,线性的叙事,自然是走马灯的情感纠葛,但是欢乐与痛苦都在上海发生,献花也抛弃过,美酒也品尝过,却似有若无。电影很吃力地表现王小姐的生命轨迹,似乎上海并不在场,电影过多的、甚至于说是泛滥成灾地使用内景,在很大程度上导致电影暧昧。上海的形象,本是一个多世纪以来,最具亮色的中国符号之一。然而,必须指出,上海也成为一个大箩筐,不知道被送进去多少往事、近事、传奇和平凡,人们总喜欢将自己的想象和道听途说慷慨地赠与上海,哪怕亲身经历,也有渲染和夸张之处。从后一个角度上讲,我觉得不应该对关锦鹏那么严苛,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是潇洒的,但既然尘埃遍地,往时的绮梦再无从追回,何必不允许人家从香港追忆上海呢?   

在香港的关锦鹏和王家卫,在上海寄寓了非常多的个人情怀。二三十年代的上海,不同政治面貌的作家诗人和电影人各擅风流。从那个时代开始,香港便和上海唱起了双城记,张爱玲、萧红、戴望舒、邵逸夫、张彻等等,他们用自己的文字和影像沟通了两大摩登城市,总是有许多对上海的乡愁在香港制造出来。上海曾经作为香港的想象,在半个多世纪的沧桑变迁中,无论行走或停留,香港都是上海的镜像城市,奢华、时髦、浪漫、物质化,上海似乎把自我寄托给香港,然而香港人总是对上海有深沉的热情。王小姐的登台,很幸运或者说是很不幸,是过去时代的尾巴。对于那个时代,现在的人更多的只是晓得月历牌和广告画上的女郎,电影便给了王小姐和她朋友们机会,她们自发地做出那些著名的姿势。王小姐对于欲望的追求、挽留,越是冲突、激越,身体越是主动、展示,都是在说明她就是上海。王小姐一生都没有离开上海,电影中的其他人几乎都离上海而去,留下的便是对上海的侮辱和伤害,于是,电影是实质便是比照,王小姐和上海依托而在。   

正如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一个城市的历史就可以很容易地、洗练地放在王小姐一个女子的身子。无花无酒无上海,上海在哪里?过去的上海已然不在!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