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飞扬的博客

 
 
 

日志

 
 
 
 

黄建新:现实主义之危局  

2014-01-03 02:42: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以来,总认为中国忽视了黄建新,中国电影错失了一位可能的大师,甚至于黄建新本人也无法预料自己的电影进程。向来,电影评论都注目于黄建新电影善于讲述现实中的吊诡之怪诞,所谓怪诞其实多是大众之习焉不察。和其他第五代导演不同,黄建新并不喜欢在黄土地中寻找叙事和立言的机遇。对于黄建新而言,现代城市具有自足的元故事,在这份现实生活中拥有着非常多的荒诞,黄建新轻松自如的采取黑色幽默的方式加以提取、嘲笑以及自嘲。

  黄建新爆得大名是因为《黑炮事件》,原著是张贤亮的小说《浪漫的黑炮》。黄建新将故事发展的北京搬到大连,是因为大连有一种摩登的工业质感。工业的发达,形成一种体制内的异化和自我限制,个体在其中很是微小和渺茫。但是任何个体的任何行动,体制都会予以干预。小说提供了一种奇特的叙事模式,于己无关,却娓娓而谈。电影将观众和角色中架设着特殊的情感桥梁,在大大小小体制内生存(工作和生活)中的观众,会代入自己的经验。这是一种必然的荒诞阅读/接受状态,黄建新给了观众思考的空间,社会中的人与事、人事与世情都有着看似乎荒诞的错位。

  《黑炮事件》后的黄建新拥有广阔的空间,他持续将视野对准“错位”,拍摄出《错位》、《埋伏》、《背靠背,脸对脸》、《站直了别趴下》、《五魁》等片,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切入迅速变化的现实。1980年代开始,中国在割断了三十年的城市化后,再度开始了城市化进程,从社会学层面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个人与工业、工业与城市、城市与人文之间,都与过去高度革命化不同,但是体制依然在、组织继续内卷,黄建新自愿担当“当代都市生活的目击者和书记员”。

  城市中的一切,都那么真实,但是有多真实就有多荒谬。档案中的文字,并不能完全还原具体的人。可是具体的人,又那么无助,或者说那么顽强的生活。可是生活在继续,诗意的栖居往往不适宜,些许小事引发的矛盾、琐碎无聊的家长里短、无事生非的钩心斗角、无边无际同时也无足轻重的悲欢离合,所谓欢乐和忧伤,都是纯粹中国式的,黄建新关注的便是中国的小人物,他们有着你我都有的全部特点,一切的一切,我们只要平视黄建新的电影,他也会给你一个真实的世界,黄建新并没有要告诉你真理的冲动,在1997年之前,他是纯熟的一个旁观者清。

  1997年之后的黄建新,戏剧观察这个社会,却逐渐模糊。黄建新的视界开始“浊”,《说出你的秘密》困惑,《睡不着》的委顿,再到《谁说我不在乎》的主题变奏为滑稽有余,直到《求求你,表扬我》的回归清醒。黄建新是喜欢玩花样的,这次他玩到出离的地步。老实的杨红旗来到报社要求报纸上表扬自己,理由是他救下了一个险遭坏人强暴的女大学生。而被救的女孩欧阳花却矢口否认了此事,此后记者古国歌在调查事件中逐渐陷入了罗生门式的迷惘。《求求你,表扬我》之怪诞,第一在于对故事的解毒,一个非常市井的故事,却因为黄建新有意识的设置,竟然致使观众对于其中一关键人物(杨红旗的父亲)的生与死产生追问,吊诡之开放式结局在华语电影中很是少见。事实上,故事里每个人都经历着灵魂的拷问,而且无法自拔。当所有人的性格都趋向于偏执狂,事件的走向也就无从控制,真相的边缘越发不清楚,而人物从微妙到爆发的心理变化就是电影表现的重点。

  黄建新的变化,与内地电影这二十年来的生态环境有着非常深的关系。1986年时的黄建新们还是电影界的小字辈,到1997年之时,早已经登堂入室。此后,内地电影事实上进入所谓大片时代,除非大制作很难获得最广泛的注意。黄建新并没有成为大片俱乐部的会员,尽管他现任导演协会的会长,但是黄建新本人并不乐于炒作,因此极为关注现实生活中的老百姓生态的黄建新,其实并不受这些老百姓的观众。正如余华在《兄弟》的封底上说,中国用四十年走完了西方四百年的历史。在我看来,最近十年,更是如此。但是必须承认,内地电影其实对这一进程是“失言”了。失言是最痛苦的,无疑有着令当事者和观众伤感的理由,当事者本不想放弃,然而历史按照某种规律向前进,黄建新在很大程度上被边缘化。

  张艺谋的《英雄》之后,CEPA的实行之后,内地传媒和观众更多的将目光关注到大制作和合拍片。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商业化,但是过于简单和粗暴。黄建新等人的现实意义电影,曾经对人情、世相的洞烛的电影,逐渐然而坚决的被豪华制作遮蔽。黄建新的坚持与守护,更像是孤独的背影。黄建新的荒诞来自于骨子里,但是现实给他的荒诞感却更加强烈。《求求你,表扬我》更像是一种控诉,事实在趋向真相时猛然间离开,正如黄建新等人终于可以自如的选择题材,却发现老百姓在好莱坞、互联网的熏陶之下,大多扑进感官刺激的怀抱。这既是必然的胜利,又是悲哀的失败,电影本来是多元化的,于今却只是胜王败寇的局面。现实主义的危机,以黄建新最有明显,因为他是领军人物。如今,他已然很难有妥贴的环境,再去探讨现代人的焦虑、困惑和主体意识、观念冲突。电影生态将来会怎样,很难说。(写于2005年)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