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飞扬的博客

 
 
 

日志

 
 
 
 

《天将雄师》:撩乱边愁听不尽,雁门成龙退罗马  

2015-02-19 21:30: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部由李仁港编导的成龙电影,看时很有些意外,意外不在于当强汉遭遇罗马,而是三十年来的成龙作为中国人“集体感知对象”,沿着《神话》《大兵小将》《十二生肖》的国-家叙事,一再提高角色阶层,直到作为以战止战的代表,作为电影文本中大英雄霍去病的继承人,以待罪之西域都护的身份,以高超的沟通技巧、人格魅力和高阶文明解决方案,在古代丝绸之路的起点和中段,担当事实上的最高仲裁者。先后与罗马的正邪分支进行近距离接触,或相亲或相杀,终究是实现了本片赋予的“历史任务”。
《天将雄师》:撩乱边愁听不尽,雁门成龙退罗马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文武双全的丘吉尔说,所谓和平就是两次战争的休息时间。按照葛剑雄著《统一与分裂:中国历史的启示》和葛兆光著《宅兹中国:重建有“中国”的历史论述》,中国历史绝大多数时间属于分裂状态,而自古以来的“中国”概念有着太繁复的演变。成龙饰演的霍安,是一个有可能存在于古代时期的超越一般目光的智者,当然这个角色是武将,是大汉帝国的少数民族,是被侮辱和损害者,是霍去病赋予了他第二次生命,作为个体他能够参演大时代的悲欢,他接受的文明准则,应该是兼容了儒家、兵家、希腊以及罗马等等的优秀部分。霍安本人不具备开创性思考者的视野和能力,然而却可以兼容并包的吸收各家所长,包括罗马兵法与角斗,最终以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果敢之举,一举刺杀罗马东征的僭主,在西域实现了阶段性和平。

霍安这个角色,兼具陈汤与班超的某些事迹,但又有着很特别的发挥,童年时的霍安,为了求生不慎闷死妹妹是毕生的原罪,追随霍去病在西域做仲裁者是自我实现的动力,与流亡中的罗马将军卢奎斯(约翰·库萨克饰演)结识并交流,更是强大文明之间的惺惺相惜。霍安不自量力与弑父杀弟的罗马僭主提比斯(阿德里安·布洛迪饰演)的决斗,是东方式仁义与西方式骑士的融合,他本人也被小王子封为首席骑士。这段打斗,很有些《角斗士》的即视感,而引发这个必然结果的故事本源,则很有莎士比亚悲剧的风骨。

大反派提比斯出场虽然很晚,然而却一直犹如《新龙门客栈》中的曹少钦一般,始终压在霍安和观众心头之上,阿德里安·布洛迪也奉献出非同以往的演技,阴柔的气质与强悍的身体,得以在一个病态悲剧的人物身上散发出特殊的邪恶魅力,正如米兰·昆德拉所说:“永远不要认为我们可以逃避,我们的每一步都决定着最后的结局,我们的脚正在走向自己选择的终点。“最终,从罗马到雁门关,艳阳之地到流沙之城,一阵狂风,边愁撩乱,这舞台背景可以说是现代人的创造,也可以是葛剑雄所说的或然之境地,这一出大戏最终的结局,是成龙重新拾起少年时在中国戏剧学院、青年后作为香港动作明星英杰、中年时闯荡好莱坞、如今又在内地庙堂上做客,各种文明的影响,或深或浅或成系统或是片段,再加上李仁港对于古代历史的想象,最终塑形了本片的古典英雄。
  评论这张
 
阅读(7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