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飞扬的博客

 
 
 

日志

 
 
 
 

《狼图腾》之尹铸胜:狼的敌人  

2015-02-28 23:1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即使犬戎灭了西周,即便蒙古人扫了六合八荒,哪怕蒙古人与满洲人做中国合伙人,华夏汉人依旧是中国(很长一段时间自居为天下之中)这块土地上的主体民族,依然能够以夏变夷。无论在军事上如何赢,终究是汉人最终从文化上反败为胜。尹铸胜饰演《狼图腾》里的农场主任包顺贵,作为狼的敌人,一以贯之的要求猎杀狼、养好羊与马,这个简单的、直接的、粗暴的实用主义者,被蒙古人看做是违背腾格里天道自然的敌人,但他在20世纪有其存在的价值,从大方向来看是可以尝试的,当然有可能错,然而不去尝试,守旧在过去的模式里(无论是腾格里还是达赖),都会在20世纪、21世纪以至于22世纪的一波波新浪潮里迷失。从大历史的眼光来看,对于固定传统的破坏之后,才有可能在历史舞台上找到新出口。21世纪的今天,中国已经从1840年以来的屈辱史中走出,现在的路线图是在中国历史新常态中对人类文明做出积极贡献,诚然问题依旧多多,但已然与蒙元、明清与民国时期的国际形象和自我认知都绝对不同。个人可以选择信仰,甚至回到原始宗教亦无不可,集体如此,恐怕就要承受落后就要挨打,包顺贵和陈阵从两个方向做出了研判,不应抹杀他的作为。

包顺贵这个人,自然是毛时代指令经济的基层官僚代表人物,与有着数千年经验传承的蒙古民族在地人相比,当然有着各种不切实际的落后看法,然而从姜戎原著到电影,都要不容置疑的保护狼、狼图腾和信仰狼的蒙古人与自然的不成文契约,在当代人看来,精神可嘉,然而不切实际。观众无论是肯定还是否定还是有选择的部分肯定,《狼图腾》都是当下值得一提的中国电影,在海外也有这相当的影响力,农场主任代表着一种选择,主动的、积极的、进取的改变传统生产模式,尹铸胜作为《狼图腾》主演(几乎是大反派),挑起了主要的矛盾(然而我也不相信,在传统的腾格里信仰笼罩下的蒙古草原,就没有足够的矛盾),我看多数人对其持负面观感,然而我却觉得包顺贵的大方向是可以肯定的,1970年代的中国无论是农耕区还是游牧区,都面临艰难的生存困境,竭泽而渔、填湖造田、杀狼垦荒等等,错也不过需要在细节上做到妥善维持新式草原平衡。

在四十年前,尹铸胜一味杀狼不能有效维持新平衡,草原会出现失控,然而从今天看来,尹铸胜的指导方向并无大错。人类文明的发展,不能保存守缺,宁肯在激进中有错误,也要做出勇敢的尝试,不过文革中激进试错确实太多。二战之后,一个比较大的地理区域,是否还应该保持传统的游牧习惯,在我看来,答案很简单。冷战时代热战随时到来,GDP的发展尤其必需,姜戎《狼图腾》的守旧观局限性太过明显,对于现代战争(最高量级为核打击)来说,毫无疑问是鸡蛋和战斧的对比。如果一个民族可以充分自由选择发展道路的话,那么我认为有坚持传统的权力,然而现实中却极少数有这样的自由。地球——包括任何一个地理上的、文化上的、国家意义的板块——都不会是一个孤岛或密室,相互影响、刺激是必不可免的,外界影响,可以是孔夫子、柏拉图,也可以说是拿破仑、成吉思汗,或者是包顺贵、陈阵,当他们一旦观察和进入草原,草原就要产生变化。

怀特海说“文明是一个令人困惑的概念”,每个人都生活在他所处的文明之中,当然有一些人因为机缘巧合、幸运或不幸的在几个文明中穿插。诚然,“个人可被文明化,一个社会整体也可被文明化”,进化或退化,甚至无法评价的文明化,都是人类历史进程中的正常现象。狼图腾在当今,作为抽象的精神文明应该在少数人心里,但要在宏观上扬起,似乎根本不可能,包顺贵在蒙古草原上的表现,已经可以看出,当地人在文革中便已经接受高科技器物、阶级属性、斗争、农场生产模式、现代通信、西医西药、流行语言,等等。包顺贵等汉人官员,以大无畏、粗粝、宣烈的方式来推动草原社会的变革,从很多程度上讲与知青类似,不过权力和地位不同,他们对于各地或传统或官僚的统治方式都是一种以破坏促进新一轮破坏的建设模式(不过最高领袖试图大乱之后有大治),每一种文明自身也有生命周期,以成吉思汗为代表的黄金家族为其生命力最高峰,但不代表农耕民族、现代文明以及未来世界的新人就不能超越狼图腾文明成绩,事实上草原文明模式最多徘徊在中古时代的混战,无法突破文明晋升的天花板。游牧民族的跌宕起伏、强盛与衰败,太过剧烈,确实如《狼图腾》里所说,他们的历史基本上不是本族人写的,更不用说有能力面对包顺贵以及各种更高等级的干涉者的胡搞或者正常的搞经济。华夏民族(无论是文人如李白杜甫苏轼曹雪芹,还是武人如孙子霍去病岳飞戚继光)的历史、经验和教训是累积的,即使大时代的沧海一粟如陈阵包顺贵也在这个可以累积的序列。

人类进入近代化以来,已经不会再有大规模田园牧歌、城堡自治、逐水草而居、原始丛林部落自得其乐的可能性了,再具狼性的传统信仰,也不能给出在现代社会自洽、从容、而进步的方法,大时代一旦翻篇就再无回转的余地。根据最新的数据,2014年底,我国城镇化率已经达到54.77%,牧业、农业等等,都已经不再是中国社会的主要构成部分。

尹铸胜以明确的外来者汉人形象作为蒙古人与被草原狼文化洗礼的汉人(从红卫兵到知青、再到狼图腾下的冯绍峰)等人对立面,以其粗疏而坚定的大手笔,一再知道牧民进行各种盲动,可以说是实现了在特殊环境里的农场实验,在客观效果上获得了一定的参照。最后我不得不声明一下,我并非如戴锦华教授一样为苦难的20世纪中叶做辩护。“狼图腾”无论是部分蒙古人还是全体蒙古人的图腾,如今的蒙古人基本上告别了传统的游牧形式,如今再到蒙古草原上,蒙古人的生活模式基本定居,以摩托车和小轿车为主要交通工具,定点养殖大牲口,为大中国提供肉奶,传统节目多为表演属性。即便是口口声声崇拜狼的陈阵,也是选择了回到北京,而当代的包顺贵以蒙牛伊利等等新面目出面,终究是在草原上走出来一条路。
  评论这张
 
阅读(4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