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飞扬的博客

 
 
 

日志

 
 
 
 

《冲锋车》: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2015-04-06 18:13: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家卫导演的《一代宗师》中一句经典台词,“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同样,将这句话放置于《冲锋车》中,表达对香港电影精神也不为过,而且是恰到好处。从CEPA协议的签署后,香港电影不再列入进口片配额,可以进入内地发行、上映,但是,纯港片的味道逐渐消失,甚至发展至今变成了一种对经典逝去的怀念。虽说由来已久的港片已死论调,让香港电影人置于合拍片与港片的尴尬境地,但依旧有一部分香港电影人默默坚持,继续发挥着港片的余光,利用港片独有的背景、情怀,表达现代“香港精神”。由郑保瑞监制、刘浩良执导、香港资深电影咖吴镇宇、任达华、古巨基、谭耀文、郑浩南等人主演的电影《冲锋车》,呈现出了这份久远,乃至被“阉割”后再重现的港片图景,银河映像几大长老扛把子的加盟带来的新颖与经典的融会令人欢喜。或者说,香港味道的重现,是面对着现代纷乱的电影市场,发觉无力抗衡的一种表现,一种向辉煌港片岁月的致敬,我们也必须说本片致敬了太多熟悉的电影和癫狂的情绪,以及肆无忌惮的节奏感。
《冲锋车》: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冲锋车》中漆黑的警服、长长的街道短巷、破烂的小巴车和易装后冲锋车,构筑了上个世纪末期的现代港片之气质。这里故意营造出的港片氛围,好像是对深处在国际大都市的香港默默书写,更像是写给香港人的一封情书,它的演员、服装、台词、动作,它的气质,无不让人联想起香港电影黄金时代,资深观众毫无疑问担任起主创的侧写员。而这种不灭的香港精神,也让更多的观众看到了受到压抑和轻视的香港电影生产方式,乃至人的娱乐方式。通过这些独有港片的外壳,表现其内在的悲,这个悲是被历史、被时间所取代的一种文化奇观。而这种文化奇观,在《冲锋车》中已经变成了一种无法表述,无所归依的逝去之美,但又让人津津乐道。

在《冲锋车》中依然保留着浓郁的港片味道,嬉笑调侃、并拥有通俗性、颠覆性和集体情怀。但仔细分析,不难发现刘浩良的电影已经发生了略微的变化,慢慢有了更多严肃和正统的精神内核。《冲锋车》不再简单的搞笑和夸张,而是反映出人的善良本性回归的成长历程。一开始,发哥(吴镇宇)、丧宝(任达华)、杜公子(谭耀文)、林东(郑浩南)以不务正业,小混混的身份出现,并引出真正丧心病狂,杀人不眨眼的悍匪,戏剧性,喜剧性十足,浓浓的搞笑风味。然而,导演并没有简单的刻画警察与小混混与悍匪之间的关系,他加入了“小女孩”的角色,以此表现现代中年时期迷茫之人的成长经历,并通过《PTU》加《非常突然》的叙事发展,流露出一丝丝真情与爱。可以说,这是《冲锋车》中人物心灵成长最佳的阐述。

深谙岭南文化的香港电影人,总会以个人的意识与情怀表达对世俗文化的狂欢,也许是对香港文化的一种解构和颠覆,与银河映像的黑色调性相比,本片还是相当欢乐暖和。“喷黑你,你始终是个黑色的贼”、“钱为大,兄弟当个屁啊”,如此直言不讳,一言一语都道尽了小混混的内心——要钱,不要兄弟。而经过偷零件改装车、穿警察衣服,佩警察帽子后的发哥、丧宝、杜公子、林东准备抢尸获得钱财,逍遥自在,却无奈碰到真正的悍匪抢劫尸体。于是,“衣服”成了影片最强的戏剧支点。两队穿警察衣服的“匪徒”开始上演了一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而这一过程,导演也是将港片的喜剧和忧伤,乃至温情之戏表现得淋漓尽致。

“宁可一思进,莫在一思停”。《冲锋车》已不仅仅是回归港式黑色幽默的影片,也不再是单一表现香港人精神的影片。它以多视点,多角度呈现出的香港精神,是一种普世价值式的,一种人类大爱式的,而这一切都是对香港精神的如实反映,或沉湎,或缅怀,或伤逝。我们回顾香港电影黄金年代的警匪,做事绝不犹疑含糊。一句“我们这一次已经不是打劫这么简单,我们不是为钱,我们是替天行道”,道尽了港片之痛,引人深思。

再从电影说到社会心态,蹲了十六年大牢的发哥,大约是在九七年前后凡事入狱,他和他的老哥们缅怀香港无可挽回的旧荣光,无论是做贼做英雄还是做世界,这些过去式的豪杰在新时代都只能在半盗半侠半疯半痴的状态下,才能冲锋,古巨基如同当年李修贤的角色既旁观又参与,大家都搞不懂我们这是在做神马。情不知如何而起,缘不知怎样才散,这个世界就成了如此模样,任达华、吴镇宇、郑保瑞等银河爱将,只能在念念不忘中希望再有回响。一边是拿着AK47式的枪支,一边是拿着假枪,却开着同样的车,穿着同样的衣服,更是同样的“伪装”,迷乱之间戏剧表现,是对现代香港群像的某种投射:外部的生产压力与内在的精神,是一次真实自我寻找的矛盾过程。他们面对的现实,规则都已经被重置,新人类的伎俩是在网络,或者营造各种大IP,或者炒作夺命金,拿着枪在僻静如人的山顶豪夺死人钱,完全是一种木乃伊式犯罪。一旦遇到意外,就容易各种跑偏,他们当然没有可能、可行、可以的预案。以至于,发哥、丧宝、杜公子、林东四人在接纳小女孩的问题上产生了分歧,从而导致了兄弟情义的分离,而这种分离是回归正统的铺垫。《冲锋车》捕捉到了香港人之进退两难的情绪,发哥等人,可以视作是停滞了的香港人代表,无论在监狱内外、穷街陋巷,十几年的人生好像被时间机器定格,过时的发型、衣服以及三观,茫然的坚定着就要做事。

  评论这张
 
阅读(25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