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飞扬的博客

 
 
 

日志

 
 
 
 

《滚蛋吧!肿瘤君》:向无常、平庸与荒诞的人生复仇  

2015-08-19 00:46: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上海电影节期间,便看过《滚蛋吧!肿瘤君》,对于这部从现实到艺术、从传主内化的狂想到外显的各种花样cosplay,从无常的人生到永恒的终结,为了积极的生命余数,撒着欢的尽兴演出告别人生舞台的悲喜剧戏码。有人感动,自然有人反感动,这些都没有什么,并非只有赞美欢乐的悲剧这一条评论路径可以走。每当发生悲剧,很多人便会在社交媒体上摆出蜡烛或双手合十,有人就会说“XX不哭”,其实悲剧主角无论是座城池还是一个人,她的亲友团当然是有资格哭的。然而,对于当事人来说,为什么如何面对无常、荒诞的人生,甚至还没有机会挥别平庸呢?
《滚蛋吧!肿瘤君》:向无常、平庸与荒诞的人生复仇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笑看人生,勿论风雨如晦还是天高云淡,白驹过隙人生总是一天一天过,欢乐也好悲愤也罢,宁可笑嘻嘻自诩心比天大,也不能苦哈哈叹息命比纸薄。作为曾经遭遇大劫、又为至交主持过告别仪式的人,通感深切,悲欢皆有,虽然有浓厚的鸡汤味,还是说各位路人甲过好自己生命的每一天吧,即使做不到,也要朝着这个方向走。这是从积极的方向来说人生遭遇意外的反应,想起六年前自觉刚刚在帝都打开一定的局面,可以畅想未来之时,竟然蹇足疼痛不能行,这是何等的荒谬。然而,与一位挚友在海外旅游时的罹难相比,荒谬永远止境。

就某种程度上说,生命几无意义可言。如果世界上真有造世主的话,他为什么要创造人类?人生短短几十年,在大自然无穷尽的时间对照看来,是沧海一粟,白驹过隙转瞬即逝。有人飞黄腾达,有人志得意满,有人跌宕起伏,有人尚未高歌便以暗哑,有人爱好人生却忽然要喝孟婆汤,有人浑浑噩噩得享高寿,有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有人宁肯我负天下人,何其荒谬。有人说,人生的意义在于家人、朋友,在于爱情、亲情、友情。我不否认这样的观点有其天然合理性,只是在我的眼中,这与人生是否有意义没有半点瓜葛,生而为社会人,爱情、亲情和友情再正常不过。然而,这并非人作为万物之灵、体悟宇宙存在意义的根本。如果不做升华,生命非但没有意义,还是无常、平庸和荒诞的。当然,这似乎说远了,然而熊顿本人就是善于幻想的,而白百何演出的又那么可信,我就不由自主信马由缰的闲想人生的意义。宇宙那么大,大表哥距离地球都1400光年,假如开普勒452B上有人从太空望远镜中看地球,现在才上演到隋炀帝开大运河的戏份。

法国作家加谬在他的理论中,把荒谬分为三类:唐璜、演员和征服者,他们的足迹不同,选择也不同,带给我们的也不同。唐璜拒绝后悔与希望,演员喜好无限的荣光,而征服者则是向往“没有乡愁也没有苦思的行为”。唯有直面荒谬的人生的熊顿,她的人生选项几乎就是将这三种荒谬三合一而生存。她成为生活中的唐璜、演员和征服者。加谬说:“人没有可以回归的故乡,没有可寄望的土地,不能不成为绝对孤独的异乡人。”人生的意义,就是一连串的事件,在游移不定的时空里走向死亡的终局。有文化、有思想、有创造的人,却要面对死亡的现实,短暂的人生使每个意识到这一点的人惆怅忧郁,这就是生活中的荒谬,荒谬从根本上讲是心灵的反思,虽然人生如白驹过隙般短暂,但是我们依然可以有“渺沧海之一粟”的希望,越是认识到这一惩罚,就应该反抗。

加缪曾说,唯一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自杀。当人们意识到生命的无意义存在时,自杀就变得如此合理而自然。面对生理与哲学上的困境,有人劝当事人,想开点,活着多好。这样的劝导是本能的,但是无法挽救下定决心求死的人。自杀,既包括身体上的自杀,还有哲学上的自杀,加缪对自杀既严肃又严苛。如果熊顿面对病魔的折磨时,选择被动接受,消极应对的话,她得到也许只是怜悯。但是熊顿选择应对自杀的第三种方式,反抗。


加谬把与荒谬的应对归结为三个层面:第一是自杀,自杀只能说是最简单的方法,是逃避现实的途径,虽说解决了当事人的问题,可是对荒谬的世界于事无补,况且自杀后就没有了体验,体验既已不存在,荒谬便已定格;第二是希望,希望是对付荒谬的另一出口,是挥挥手和过去一刀两断的解脱,需要你全盘的忘却;第三是反抗,理性的知识在达到某个高度后就开始摧残意识,意识本是体验的产物,而现在却多是由灌输而得到,每个人都主动的参与社会的大分工,都接受分派的角色,做着雷同的事情,讲着雷同的话语,用着雷同的化妆品,看着雷同的电影和演唱会,反叛着流行的反叛,按照同一个作息制度上下班,每个人的面目逐渐模糊,终究有一天每个人都成为一个数学符号,或许大脑置入芯片就一切都结束了,错,是一切都开始了。于是非理性的情感隆重登场,拯救世界的重任就是我们每个人都有的激情,或者紧张、或者局促、或者冲动、或者呐喊,都在这无限的非理性中滋长。事实上,意识和反抗是同一的过程,不可分割。

我们不是说熊顿曾有自杀的想法,这里的自杀更多的是精神上的自我放逐与彻底放弃,是与活着背道而驰的极端态度,它会给他人带来精神上的灾难。有人说,自杀与否是个人权利,我同意这样的说法,但这样的决定之前一定是经过审慎考量的,而非冲动的结果。熊顿选择反抗时,我们不知道她有没有经过审慎思考,但是她的表现足以显示她是以反抗者的姿态面对生命的无常、平庸与荒诞。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