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飞扬的博客

 
 
 

日志

 
 
 
 

《我是机器人》:娱乐包装下的人性反思  

2015-09-24 18:3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不怀疑有王宝强的地方就有笑声,作为当今娱乐界中最有笑点的几位明星之一,王宝强的笑点是一种憨厚实在的温暖搞笑,他给人的视觉观感是执着、倔强地坚持自己的生活本色,虽然有时会显得脑子不够用但却始终有一份憨憨的真诚在里面。正是这份来自生活的真诚使王宝强成为一个相当另类的喜剧明星,出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钻得了下水道翻得了高墙,以至于跑男失去他之后都少了一份热闹与灵动。
《我是机器人》:娱乐包装下的人性反思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由导演黄文利,编剧刘红焰、王斌峰,制作总监嵇道青共同打造,王宝强、刘晓洁、傅程鹏、徐洪浩、张慧、范明、句号、于震程煜、陶慧敏、杜源、刘金山等主演的现代科幻喜剧《我是机器人》是一出相当夸张搞笑的现代娱乐故事,然而却直指娱乐表象下面的人性自我。《我是机器人》起于元宝(王宝强)的特异功能,即他能使任何单独接触他的人倒霉,除非姑姑龙女(刘晓洁)在场。然而,姑且不论这种特殊功能是如何生成的,事实上如此奇葩鸡肋的特殊功能本身也是搞笑,围绕该特异功能展开的各项博弈才是值得我们反思的。

故事一开始黄金湖(范明)娱乐栏目组的生存困境已经暗示了该剧的性质,正是在娱乐文化氛围的压力下才造成如此娱乐奇观。在追求新奇的娱乐刺激下,黄金湖不得不挖空心思去寻找热点,在一个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的传媒社会中,过度求新的娱乐要求已经扭曲了个体的生存状态,而元宝的特殊功能正好符合了这一娱乐目的,于是被娱乐界所追捧自然也就不足为奇。

然而,如果只是这样并不能体现出更深的娱乐控制,它只能说明娱乐对个体的包装效果。更有意思的是皇甫不惑(傅程鹏)与傅负(程煜)的机器人研制,通过制作机器人龙女和元宝来控制元宝,并最终达到自己的目的。从寓意上讲这是对娱乐规则的反讽,在各种娱乐要求下,看似高光的演艺明星其生存状态并不乐观,在很多时候他们就是皇甫不惑所研制的机器人,没有任何属于个人的生存空间,一切以大众的娱乐要求为导向。

当然,对于真实的元宝则又是另一种情况,作为普通个体他一开始尚能坚持自己的生活观念,即使一夜成名也没有太多改变。然而,娱乐世界的要求是个体并不能作为普通个体而存在,否则就失去了视觉效应,元宝必须作为公共人物而被他者的目光所审视并习惯于这种目光。当元宝拒绝这种他者目光时,他身上的娱乐元素则逐渐褪去,不久即被娱乐界所遗忘。一方面是窘迫的普通生活,另一方面是聚光灯下的五光十色的明星世界,元宝无法做到内心的平衡,在皇甫的诱惑下一步步背离自己的本心。而作为诱导元素的皇甫本身也是一种被诱惑,他承受不住傅负抛出的名利引诱,最终成为元宝的娱乐推手。当皇甫踏进娱乐世界时,他本身亦开始被娱乐规则所俘虏,与小妮(张慧)的渐行渐远即预示了这种人性的自我剥夺。

《我是机器人》深刻地反思了娱乐传媒对个体的机械化倾向,它在制造娱乐光环的同时也是娱乐明星被符号化。然而,无论是明星还是普通个体,他们都是感性的肉身,而人性中的善恶与自我仍然是他们所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或许,即使机器人也有道德的束缚,饼托(徐洪浩)最后的伤心表明,即使进化到机器人时代,我们仍然有人性中说不出的痛。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