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飞扬的博客

 
 
 

日志

 
 
 
 

《班淑传奇》:自然与文明对立中向书写历史的女人致敬  

2015-10-20 11:19: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班淑传奇》的主人公并不是班昭,尽管这位真实历史上的女傅也在该剧中现身,但更多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领路人。然而,无论如何班昭的所做所为却形成一种传统,成为《班淑传奇》的内在力量。无论是继哥哥之后完成《汉书》的创作,还是建立女内学堂教育宫廷妇女,班昭都创造了一代传奇,前者是在书写历史,后者是在创造历史,考虑到东汉时代后宫经常成为权力的实际掌控者,那么建立女内学堂的历史意义或许会更大。
《班淑传奇》:自然与文明对立中向书写历史的女人致敬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在一定程度上,《班淑传奇》是向班昭精神的致敬,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先贤才使得女内学堂成为东汉的宫廷学馆,而班淑(景甜)的生活世界就在这学堂中展开。作为定远侯班超的女儿,在草原上成长的她其实与中原文明并不相容,在讲究礼乐教化的东汉时代,班淑的生活方式是一种自然奔放的天然状态。辽阔的原野使个体少了些生活的束缚,这或许也是近来好多古装剧对塞外情有独钟的原因,如《风中奇缘》、《云中歌》都将背景设置为草原。塞外的生活世界是与中原礼法世界异质的,它们代表了不同的生活理念,前者是自然感性的而后者则是文明理性的。

然而,即使这样我们仍然可以说《班淑传奇》中的设计有其独特意义,来自草原的班淑与女内学堂恰恰是自然与文明的对应,而她父亲班超的西域地位又是由汉文明的拓展而建立起来,在自然与文明之间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女内学堂的文化秩序试图规划来自草原的野性力量,却又不由自主地为其所吸引。当然,单就女内学堂本身来说也是一个悖论的存在,在封建礼法中女子无才便是德,学习本身就是与她们绝缘的事情,然而班昭的女内学堂打破了这一传统,这本身就是对秩序的突破。因而,女内学堂处在相当特殊的位置,它既是文明秩序的体现,也是对秩序的反叛。

班淑的出现进一步冲击了学堂的规范制度,来自草原的野性使她本能地反抗文明的规划,然而汉帝国所创造的灿烂文明以及父亲班超的影响又使她天然向往更为先进的文明秩序。班淑的世界就处在这两种文化的冲突与融合之下,卫英(张哲瀚)作为女学的男傅即体现了文明世界的礼仪规则,班淑对他的倾心即是一种文化上的皈依。风度优雅的男傅卫英是大汉文化最好的产品,班淑从草原来到京城是为了回到父亲的故土并体验纯正的大汉文化,卫英的出现恰如一个典雅的样本。

女内学堂独特的存在方式给了二人以充分的接触空间,而学堂内众女子的人生归宿则为其提供了丰富的背景素材。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说女内学堂是超越时代存在,它既印证了班昭的女性独立意识,也为掀开封建礼教的束缚提供了保护。来自草原的自然与大汉文明的碰撞之后形成的结晶就是这种自由的风气,一种对爱情的向往,这种爱情在纯草原上只能是一种粗犷的样式,在纯宫廷里则是不相容的,只有在女内学堂,在班昭所创制的自由文化世界里,它才能正常发育。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