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飞扬的博客

 
 
 

日志

 
 
 
 

《那年青春我们正好》李浩轩:当一个变态很容易,而演一个变态却很难  

2016-05-31 00:08: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青春剧来说,颜值或许是决定性元素,靠脸在这里并没有贬义,因为如果连青春剧都没有让人脸红耳赤的帅哥美女那就无所谓视角效果了。然而,很多时候青春剧也必须展现出演技上特色,因为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娱乐世界,仅靠脸技并不能获得长远的发展。
 《那年青春我们正好》李浩轩:当一个变态很容易,而演一个变态却很难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事实上,在一部青春剧中饰演一位反派角色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观众层面上的出力不讨好外,如何演出自己的个性相当考验演员功力,因为青春剧中的人物相对来说性格比较单纯,也极易走向雷同,特别是反派人物,能想到的做坏事的方法大概也就那么几种,演到最后就不免只剩下为使坏而使坏。
 
当一个变态很容易,因为真正的变态不用顾及他人的目光,甚至他人的目光或者痛苦可能更是他们兴奋的催化剂;然而要演一个变态却不容易,因为这需要演员时刻在清醒与疯狂之间徘徊,巧妙地掌握好二者之间的平衡。《那年青春我们正好》中的李浩轩就饰演这样一个角色,通过从中学到婚后的漫长经历一点点呈现出郭海兵这一形象的变态暴力倾向。
 
其实对于家暴者来说很多时候并不是一味的暴力,爱与恨并不容易分清。曾经听一个女性讲述她丈夫的家暴,在平静下来时对方也明白自己的错误,但一言不合可能马上又进入狂暴状态,对于妻子并不是不爱,恰恰是因为爱所以不能忍受一点不合意,这是一种窒息式的爱情,只能让对方顺从自己。
 
郭海兵就是这样一个以爱为名义的暴力征服者,对于刘婷(刘诗诗)他从上中学时第一次碰面就爱上了对方,可是对他来说爱情是一种霸道的占有,如果对方不接受就从肉体上加以惩罚,这一点在两人结婚后仍然如此,他一直希望刘婷是心中的那个完美爱人,可现实中的刘婷却一直惦记肖小军(郑恺),于是郭海兵就在理智与疯狂之间形成激烈的人格分裂。
 
对于偏执者而言,只有别人对不起自己,却从来不去想像自己对别人的伤害。在郭海兵的眼里,无论是肖小军还是刘婷都欠自己的,前者背叛了兄弟之义,后者背叛了夫妻之情。李浩轩的最大成功之处是没有把这个角色简单地演绎成一个坏人,而是时刻处在理性与狂暴的分裂之中,让正常形态与变态时刻不断争斗。
 
在目前的演艺界或许冯远征是把握此类人物心理相当到位的一个,他的《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爱了散了》等作品塑造一系列变态形象,其中既有直接暴力也有冷暴力。李浩轩此次演出在某种意义可以说是向冯远征致敬,而且展现出自己了独特之处。相对于冯远征偏阴柔的暴力形象,李浩轩则是一种刚烈的感觉,仿佛他的心里存着某种不安静的元素,随时都可能暴发出来。冯远征的暴力来源于内心的阴冷,超理性带来的冷酷;而李浩轩的暴力则来源于内心的刚烈,一种控制不住的原始暴力。
 
透过《那年青春我们正好》,李浩轩展现了自己塑造复杂角色的超强演技,尽管这种技巧还因为某些原因不够完美,但相信随着其演艺事业的继续发展会得到更好的提升,在未来或许李浩轩能给我们众多带来更为多层面的人物形象。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