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飞扬的博客

 
 
 

日志

 
 
 
 

《百鸟朝凤》:中国电影第四代导演的谢幕之作?  

2016-05-06 10:0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百鸟朝凤》,既欣慰又悲怆,这种悲欣交集的观影后感触许久未有。《百鸟朝凤》,既是吴天明导演的遗作,也很有可能是中国电影第四代导演的谢幕之作,至少从电影史学和美学意义上是如此。《百鸟朝凤》表面上是讲述陕西民间唢呐匠人技艺失传的困局,其实质上是传统记忆的断裂,更可以说是中国现实主义电影在2010年代的无处彷徨的绝境。《百鸟朝凰》不仅是吴天明电影生涯自况的佳作,更是对1990年代以来中国电影大势走向的影像搬演,从表至里有着深刻的逻辑自洽,尤其是电影里从生机盎然的大自然到衰落破败的演出现场的对比,如果有可能向死而生还是好的。不过,《百鸟朝凤》的末尾,高徒在故去的老恩师坟前吹了《百鸟朝凤》。至于明天,未必有路,一种念想。徐浩峰也有《逝去的武林》,相声界还有德云社,功夫、电影和相声无论如何,或雅或俗总是有人欣赏,很多技艺匠人的手段,却是再也没有传人了。
《百鸟朝凤》:中国电影第四代导演的谢幕之作?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吴天明,祖籍山东,生于陕西,1980年代文化热时期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著名的电影改革派,人称“第五代电影导演教父、老恩师”。吴天明的人生,不止是自身作为导演的成就,更是言传身教、以身为薪的浪漫演义,回望其一生,真真是关汉卿笔下的铜豌豆,不屈服、不做作、不媚俗、响当当的真汉子。吴天明就像是影坛的胡耀邦,以其大无畏的领导魅力,犀利有神的艺术眼光,审视着初出茅庐的第五代电影人,迅速、准确、彻底的改变了他们的命运,在那白马过膝的时光里,为他们腾挪出一片开阔地带。对于张艺谋、陈凯歌、黄建新、田壮壮、周晓文、顾长卫、芦苇、何平等电影人来说,是绝对意义上的伯乐。吴天明掀起的青春风暴,让西安电影制片厂成为海外电影节上最著名的中国电影长标,也让两岸三地电影人率先成为朋友,为日后合拍片的繁荣奠定了基础。

吴天明和中国电影的传承,就是《百鸟朝凤》焦三爷与唢呐的同构。唢呐,发明于阿拉伯,公元三世纪传播到中国。电影,1895年法国人卢米埃尔发明,1905年中国人在北京前门拍摄了第一部电影,京剧名角谭鑫培出演《定军山》。任何伟大的艺术,都需要名角。陶泽如饰演的焦三爷外冷心热,是无双镇、五行庄、礼乐精神的象征,他与弟子游天鸣坚持的“白事仪轨”——道德平庸者只吹两台,中等的吹四台,上等者吹八台,德高望重者才有资格吹“百鸟朝凤”——自然就是孔子所说的“春秋笔法”,便是对中国传统艺术的守护。山路、塬坡、苇荡、院落、麦田,绝非猎奇,全然本真。焦三爷和他们的历代师承,都是无双镇人道德的终极评判者,然而时过境迁,当游天鸣终于出师之后,焦家班改为游家班,红白事上的唢呐班被西洋乐队冲击的七零八落,唢呐匠人生计都无从维系,更不必说担当“史官”了。风流四散的唢呐艺人,只有进入城市打工才能勉强过活。在《百鸟朝凤》片尾,吴天明还是给出了一个稍微令观众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信心的方案,游天鸣成为洋气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似乎唢呐的传承有了些许转机。
《百鸟朝凤》:中国电影第四代导演的谢幕之作?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然而,正如焦三爷所说“唢呐是吹给自己听的”,最高的愉悦感来自于对自我的奖赏和肯定。在天资鲁钝的游天鸣与禀赋卓越的蓝玉之间,师父以前者为父亲的背影流下的那滴泪而选择了他,由此而定师徒传承联结的超验式缘分。日益老去、技法娴熟、无力回天的焦三爷,当然就是吴天明对自我的喟叹。为人板正、刻苦勤学、德行正统的游天鸣,归根结底也是少年吴天明的倒影,他本人也曾经为了拍电影先曲线考入西安电影制片厂演员训练班,也跟随第二代电影导演崔嵬学习,崔嵬的高大人格和艺术修养深刻影响了吴天明。焦三爷和游天鸣师徒之和,就是吴天明的人生,所以《百鸟朝凤》便是吴天明的精神自传。吴天明曾经说过“我这一辈子只会拍电影”,焦三爷和游天鸣也只会吹唢呐。电影和唢呐,都可以表达对这块土地和生活在土地上的人的态度。壮志未酬的吴天明和游天鸣,对于当前中国电影的票房和红白事的礼数都很有些别扭,“这个样子”到底为什么?吴天明曾经批评过张艺谋、陈凯歌等人在市场化浪潮的失格,然而这些当年的高足也只能是主观接受、客观无奈。在吴天明辞世之后,他们表示还是要回归吴天明指出的道路上去。

吴天明的电影,从《没有航标的河流》、《人生》、《老井》到《变脸》、《百鸟朝凤》,都是对植根于中国土壤的人和物的礼赞或批判,从心底生发出来的想法才能演化为电影,无论是写实的还是批判的,都是现实主义的中国,电影与中国形成有效的、强烈的、营养丰富的互文关系。显然,目前的中国电影市场够大,生产力也蓬勃,然而精神力量不足、兼容并包很不乐观,想象空间极不充分,只是个巨婴而已。中国当下更加需要吴天明,中国电影盼天明。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