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飞扬的博客

 
 
 

日志

 
 
 
 

《魔兽》:在族群的记忆中,寻找失落的文明与未来  

2016-06-08 22:39: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一部奇幻动作片,《魔兽》是一部属于直男的电影,无论是更直一些的部落,还是已经文明化有些计算的联盟,总之都是上古、远古时代的以野蛮为准则的暴力之美的游戏。《魔兽》采用了传统的叙事方式,从文化视角将艾泽拉斯与德拉诺两个地域的文明与“野蛮”的对抗巧妙地连接在一起,进而从部落的生存、尊严、和平与英雄等方面表现出传统与现代的思想内涵,由此,观众在影片中领略到部落的传统文化与风俗,同时也看到他们的民族性格与人格魅力。或许,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魔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表现魔兽争霸的奇幻电影,隐显着是一部有关美国本土与原始部落的史诗片,一座彰显民族精神的纪念碑。
《魔兽》:在族群的记忆中,寻找失落的文明与未来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根据1994年暴雪娱乐制作的游戏《魔兽争霸:人类与兽人》改编,由邓肯·琼斯执导,崔维斯·费米尔、托比·凯贝尔、本·福斯特、吴彦祖等主演的电影《魔兽》,讲述了艾泽拉斯与德拉诺两个“部落”的斗争故事。本片通过古尔丹(吴彦祖饰)为首的兽人氏族联合军队攻打艾泽拉斯为叙事线索,并从这场斗争中,延伸出了有关生存、拯救、希望、和平、爱与被爱,乃至只有联盟团结族群才能得以延续等命题的意义主题。

然而,在这一主题下,导演邓肯·琼斯将艾泽拉斯与德拉诺两个“部落”予以的区分与认同。当然,这种划分实则是光明与黑暗的对立。由此,《魔兽》在展现两个群体冲突的时候,为了获得艾泽拉斯大陆的统治权的古尔丹则被逐渐孤立了出来,散失了其控制权,因为它追求的是个人利益的最大化,违法了部落的传统与生存之道。

《魔兽》生动完整地再现了艾泽拉斯与德拉诺的斗争场景,他们一直信奉的是“勇者生存”与生生不息的信条。古尔丹率领的兽人氏族联合侵略军队,其实是闯入者的身份,是代表着“兽”的欲望,也是自然与原始文化的象征。这或许是这一族群的本能。只不过,当古尔丹追求的权力成为了一种毁灭的时候,以杜隆坦(托比·凯贝尔饰)为首的兽人氏族开始觉醒,试图联合人类共抗之,摆脱死亡的威胁。此外,作为艾泽拉斯大陆的守护者,麦迪文(本·福斯特)却被邪恶力量所控制,形成了一种极其矛盾的文化内核——善与恶的对决。换句话而言,两大“部落”都是“本土”与“外域”的双向斗争,才完成一次救赎。

英国学者特里·伊格尔顿在《审美意识形态》一书中指出,“英雄从日常生活的世界出发,冒着种种危险,进入一个超自然的神奇领域;在那种神奇的领域中,和各种难以置信的有威力的超自然体相遭遇,并且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于是英雄完成那种神秘的冒险,带着能够为他同类造福的力量归来。”电影《魔兽》中,与邪恶势力斗争的安杜因·洛萨(崔维斯·费米尔饰)、杜隆坦、国王莱恩·乌瑞恩、卡德加等就是英雄的象征。他们为了保护自己的群体,浴血疆场,奋勇杀敌。他们就是力量的象征,是“部落”勇敢的诠释。只不过,在彰显出各自的文化时,邓肯·琼斯又赋予了其复杂的文化内蕴。例如,在电影中,洛萨为了夺回国王莱恩·乌瑞恩,与黑手战争。这种英雄般的决斗,是带有兽人部落的文化传统,它是崇尚勇者生存的智慧。

“光明源于黑暗,黑暗涌现光明”。这是邓肯·琼斯所发现的“智慧”哲学,它也逐渐把“恶”控于其中,并引导着原始部落与现代国家摆脱毁灭,走向新生。值得注意的是,《魔兽》的结尾是以兽人“婴儿”被救,它充满诗意与希望,这“婴儿”就是未来的“新”世界,对抗的新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