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飞扬的博客

 
 
 

日志

 
 
 
 

《六弄咖啡馆》:你不会再突然的出现  

2016-07-27 23:00: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颜卓灵的梦想是去西雅图,所以到了《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董子健的青春几乎永远不落幕,他不能忧伤的坐在她身旁,终究是死了都要爱。卡布奇诺,甲之甘甜、乙之苦涩,一杯又一杯,一辈子能喝几杯?藤井树(吴子云)原著、导演的《六弄咖啡馆》,生动的描写了一部有关迷之界限的电影。
《六弄咖啡馆》:你不会再突然的出现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董子健与颜卓灵,同班同学,青梅竹马,郎有情女有意,从乡间到都市,一南一北,台北与高雄,并非是天南海北,但也不是咫尺天涯,近在天边,远在眼前。女生的心思你别猜,董子健是迟到的,不只是从高雄到台北的铁路封闭,他的心停滞了,他以为人生不再有那么多波折。生是一弄、爱是一弄、分是一弄,这三弄,无怨无悔。生离、死别,对于这个忧伤的青年人来说,生命是无法承受之重。颜卓灵与董子健的生离,他不懂,她也不说清,只是埋怨男孩的幼稚。母亲与他的死别,他不在,再也不能有机会,他无法原谅自己的错过。也许,以上每一弄,都是一出错误,错、错、错,莫、莫、莫,是应该到总结陈词的时刻了,于是,六弄。六弄,便是绝响。

伟大的学者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据说是希特勒的同学,曾经曰过“语言的边界,就是世界的界限。”颜卓灵对董子健说,小蕊对小绿说,花蕾对叶子说,你跟不上我的节奏了,我的人生被远方借走了。中学生活有多么美好,大学生涯就有多悲催,北上、北上,背上、背上,悲伤、悲伤,小绿的忧愁,便是戴望舒的忧愁,《雨巷》的诗多么忧伤而凄美,他们的人生就有多么忧伤而凄美,那个丁香一样的姑娘,曾经来过,然后又离他们而去。他们穿过吹皱台湾的风、奔波在残破的民国,也不能赢得她的顾盼,这是怎样的惩罚啊!

《东邪西毒》的英文名是“时间的灰烬”,王家卫道出了人生的秘密,无论你是大宗师,还是小角色,只有在时间面前是平等的,每个人的人生事迹,终究是灰烬。维特根斯坦也好,据说被他辗压的希特勒也罢,抚弄中国地图的戴望舒、遥望那个熟悉到陌生的小蕊的这个小绿,他们最终留给他人的总结陈词,也不过是几个字:哲人、坏人、诗人、痴人,在爱情面前,又是各自不同,维特根斯坦独身,小绿专一,他们都能坚持自我到最后。小绿说出的话,每一句都要落到实处,他的语言便是他如一的人。

小蕊则是善变的,她最初没有发现小绿,到与小绿相恋,然后觉得咖啡和西雅图、远方与诗意,才是自己要的,她的语言已经变味,她的表达在生活的洪流中有着特别的意义,小绿的生活与一般人不一样,他已经难以承受生活之重。如果有上帝,小蕊的“审判”就是格外的残忍。如果没有上帝,小蕊的“审判”是生活残暴的磨难。小绿已经找不到存在的意义,他以为答案先于事实,于是进行自我了断。正如维特根斯坦说,本质表现在语法中,在小绿决定自杀之前很久,小蕊说的话和身体的姿势,已经说出了一切,而小绿和死党男二林柏宏还在奋力向前,在真实的台风中。真实的台风,威力远远小于弱女子的三言两语。

《六弄咖啡馆》终究是台湾式清新,不是批判的,文字的批判都不是,更遑论武器的批判,吴子云也许只是喟叹“我生不由我”,最后小绿终究是不会再突然的出现,无论小蕊或男二的咖啡馆在哪里,西雅图和台北、高雄,又有什么分别呢?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