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飞扬的博客

 
 
 

日志

 
 
 
 

《雄狮》:漫漫人生路,我只想回到生命原点  

2017-06-25 01:10: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雄狮》:漫漫人生路,我只想回到生命原点

来自澳大利亚的电影新秀——加斯·戴维斯师从金棕榈奖折桂女导演简·坎皮恩,后者凭借充满女性主义抒情和自反式诗意写作的《钢琴课》,与华语电影《霸王别姬》一道共同登顶1993年戛纳最佳影片,成为世界上屈指可数的顶级女导演。2013年师徒二人合作拍摄了六小时迷你电视剧集《谜湖之巅》,加斯·戴维斯从片场学到了宝贵的执导经验,简·坎皮恩捕捉人性之光的独特风格在戴维斯身上得以承袭。2016年,加斯·戴维斯独立执导《Lion》(译名:《雄狮》),影片真挚动人的情感表达让这个“漫漫归家路,寻找人生起点”的故事打动了奥斯卡评委,获得了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6项提名。作为一个新人导演,加斯·戴维斯在进入导演之初就获得了一个绝好的剧本,《Lion》改编自世界级畅销小说《漫漫寻家路》,小说作者萨罗·布莱尔利将自己的亲生经历化成了精神之源的回溯与朝圣,尽管幼年就已远离家乡,但故乡的风物和人情就像基因一样,一旦在身上留下记忆,就再也无法消除。

《雄狮》:漫漫人生路,我只想回到生命原点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Lion》以主人公萨罗走失到被澳大利亚的父母领养为叙事分界点,构建了截然不同的两个电影空间。前者是赤贫的童年回忆,但是留下了爱与亲情的种子,后者是富足健康的青春期,主人公成长为西方社会中的中产阶级。但是因为一次偶然的同学聚会,萨罗见到了藏在记忆深处,关于亲情和童年标记——“糖耳朵”,霎时间往事涌上心头,他开始意识到自我的主体性,想要回溯自己的过去,找到出生的起点,寻找回归母体的那份安全感。《Lion》的前半部分用移动摄影和快速剪辑还原出主人公生活在贫民窟里的生活状态,遵循现实主义原则的道具置景和美术设计让整部影片散发出强烈的人道主义气息,萨罗一家为了活下去而建立的亲情关系超越了物质的束缚,获得了精神上的永恒自由。

《雄狮》:漫漫人生路,我只想回到生命原点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Lion》影片后半部分,萨罗被澳大利亚的父母收养,奥斯卡影后妮可·基德曼作为一个主动选择不生育的母亲,将全部的爱都给了这个饱受命运折磨印度小孩儿,贡献了非常动人的表演。萨罗成年以后又遇到了自己的精神伴侣,由戛纳影后鲁妮·玛拉倾情扮演,给敏感的萨罗带来爱和自由。尽管《Lion》的拍摄横跨两大洲,但是萨罗寻找精神起点、生命原点的温情故事还是超越了空间的阻隔和时间的惯性遗忘,最终抵达了彼岸。

《雄狮》:漫漫人生路,我只想回到生命原点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佛家留下因果轮回的偈语,从出生到死亡,一个人一定要经历生离死别,四季变迁,日月更替,在无边的时间和虚妄中找寻灵魂寄托,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个世界上可以称得上永恒的东西就是无私的亲情。萨罗尽管在成年之后获得了富足的生活保障,但是灵魂深处他无法治愈自己“走失”的心理创伤。那些与月光为伴,从人贩子手中死里逃生的白天和夜晚并不完全是可以转化成精神财富的苦难,相反它们是萨罗失去故乡的征兆,只有赤裸裸不加掩饰的面对过往的时候,他才有可能解脱出来。加斯·戴维斯敏锐地抓住了角色流动的情绪,他没有神化亲情,没有矮化丑恶,用一种十分巧妙的煽情术,让观众默默流泪,默默为主人公远渡重洋,寻找生命原点的勇气落泪鼓掌。

《雄狮》:漫漫人生路,我只想回到生命原点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哲学三大基本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往哪里去?”不仅是探寻世界真相的秘钥,更是失去故乡,失去精神家园的异乡人的精神咏叹调,漫漫人生,不要急着赶路,有时候需要停下回到生命原点。过去不仅是记忆之源,它也昭示着明天的太阳会从哪里升起。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