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飞扬的博客

 
 
 

日志

 
 
 
 

《我的妈呀》:关于爱的“愿望清单”  

2017-10-14 22:4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妈呀》:关于爱的“愿望清单”

一部分人习惯了现代都市的快节奏生活,人情会变的冷漠,人们马不停蹄地选择向前,精于算计,但不知前方为何物。有时流淌在血液中的田园梦会时不时跳脱出来,告诉你走慢一点,回头看看是不是落下了什么。于是关于过去,像电影一样,一帧一帧闪现而过。家庭,童年记忆,成长中留下的伤痛和欢乐并没有消失,它们会以更隐蔽的方式出现在当刻。

《我的妈呀》:关于爱的“愿望清单”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马来西亚华人导演李永昌的电影《我的妈呀》,以第一人称的口吻讲述了一对母子之间的误会与和解。生活在繁华香港的姜思年已经二十年没有回过马来西亚的老家了,因为姨妈的去世,他不得不停下手头的教师工作回家奔丧。葬礼上他遇到了已经得了“黄昏症候群”的母亲李好,自从姜思年在香港读了心理学之后,两个人再也没有联系。故事从这个看似无法释怀的芥蒂开始讲述,在回忆和遗忘的恐惧之间,儿子终于理解了母亲为何在少年时弃他而去。

《我的妈呀》:关于爱的“愿望清单”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李永昌的笔触轻松细腻,影片在记忆和现实之间不断闪回,时间成了母子两人疏离与和解的唯一触媒,儿时的歌谣,儿时的愿望,儿时的离别,它如同文身一般深深镌刻进姜思年血液和皮肤,尽管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母亲李好在他的成长中都是缺席的,自己寄养在姨妈家的经历,更让他对母亲充满了误解和怨怼。

《我的妈呀》:关于爱的“愿望清单”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现代化的香港和落后的马来西亚小镇,两个不同的空间孕育出了两种不同的情感状态。影片导演借姜思年的妻子之口总结了分子化的个体——“上班族”的家庭观和时间观,为了物质的丰裕必须以家庭生活的牺牲为代价,这几乎成了所有都市人的生活共识。爱是种与生俱来的能力,人却让它在不断的物质化社交中慢慢消退。

《我的妈呀》:关于爱的“愿望清单”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当母亲李好的“黄昏症候群”愈加严重的时候,姜思年心中的爱也终于突破了这些年积藏在心中的冷漠,他不可能在母亲垂垂老矣的时候无动于衷,他要主动去修复母子之间的感情。导演李永昌加入很多民俗文化的符号来共同唤醒观众的情感。母亲李好的病症让她出现了幻视的错觉,因为离开儿子她心怀愧疚,所以时常看见各种不干净的东西。姜思年为了让母亲睡个好觉,便假扮道士,帮他驱逐鬼怪。日常生活的回归,让母子两人的关系得到了缓和。

《我的妈呀》:关于爱的“愿望清单”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曾是童年时,姜思达为母亲之作了一份“愿望清单”,那个时候母子相依为命,生活虽然苦涩,但总之还有坚持下去的理由,所以当这份来自过去的神秘礼物再度出现在姜思达手中的时候,过去和现在交汇,重新打开两个人的心门。姜思达要完成儿时的承诺,在马来西亚的老家重办婚礼,满足母亲喝“媳妇茶”的愿望,万里长城终究是没有亲见,完不成的清单也许更呈现其真正的价值。

《我的妈呀》:关于爱的“愿望清单” - 云飞扬 - 云飞扬的博客

我们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在追寻一种完美人格,这种人格不是智商有多高,情商有多出众,这种人格是一个爱的能力。我们练习失去,练习收获,练习爱,在匆匆一生中留下爱的痕迹。如果我们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就会发现,鲍起静饰演的李好和黄浩然饰演的姜思年像极了生活中我们,母子之间的情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的忽轻忽重,但是一旦找到情感的触媒,必定会勾起父母子女一场的所有回忆,它可能是一份“愿望清单”,也可能是一份小礼物,而这一切都是关于“爱”!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